您的位置:澳门云顶娱乐-云顶娱乐登录注册 > 历史观点 > 瓦伦西亚素节琐忆(3)——天竺寻石

瓦伦西亚素节琐忆(3)——天竺寻石

2019-09-12 17:10

三生石位于杭州三天竺寺,三生石的“三生”分别代表“前生”“今生”“来生”,很多人的爱情是从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开始的,而相爱之后人们又一定会期待“缘定三生”。

三生有幸

天竺寻石

关于它的来历,民间传颂着一个“三生践约”的古老传说。

《苏东坡。僧圆泽传》

两年前看过一个关于因缘与轮回的故事,故事里透着浓浓的情义,故事的大意是这样的:

相传在唐朝年间,河南洛阳慧林寺的当家和尚圆泽与洛阳名士李源十分友善,一天,他俩相约到四川峨眉山朝圣,在选择行程路线时,二人发生了争执。圆泽提出走长安,经陕南汉中入川,李源却坚决反对。原来他虽满腹经文,却屡试不第,曾发誓再也不踏京城一步,因而提出南下江南,沿江上溯,经江西、湖北入川。圆泽虽有难言之隐,却拗不过李源一再请求,只好暗中叹息,勉强依从。

话说唐时洛阳名士李源,字子澄,是一位学富五车的饱学之士。其父名李橙。唐玄宗末年,发生安禄山之乱,李橙死于乱军之手。李源见父亲已死,悲痛万分,复见世事纷扰,遂绝意仕途,发愿为父守孝,至死一不为官二不娶妻。就到惠林寺隐居起来,渐渐地,发现寺中僧人圆泽颇有文才,为人又纯正,故结为莫逆之交。闲时,两人游山玩水,追古寻幽,遣兴抒怀,常有诗词歌赋相和。

唐朝时,洛阳名士李源深居下天竺一寺院修身养性三十年,与僧人圆泽和尚朝夕相处,结下了深厚的友情。有一年,两人相约携手同游四川峨眉,李源提议走水路,而圆泽却希望走长安至蜀中的陆路,李源坚持己见,最后圆泽还是依了李源。

两人结伴而行,南下江浙,溯江而上。转眼到了瞿塘三峡。一天,他俩正要舍舟上岸,圆泽忽见一个三十开外的妇女,外穿一身旧衣裤、内衣却是锦缎绣服。只见她身怀六甲,却背负着瓦罐汲取泉水,圆泽不觉愀然不乐。他指着汲水的妇人对李源说:“此妇身怀六甲已等我多年,我不来,故不得乳。我因不忍离你而去,才提出走长安一线。今已遇此妇,便不可逃避了。”接着他又对李源说:

有一次,两人同游峨嵋山。李源本想从荆州沿三峡到峨嵋山。圆泽觉得这样不好,认为从首都长安斜谷路过去更为方便。李源坚决不答应,说:「我已下决心谢绝人世,更无追求仕途的欲望,岂可再提到什么京师长安呢!」圆泽沉默良久,说:「行止本不由人定,那就随你所愿吧。」于是两人从荆州入四川。路过南浦这个地方时,他们看见一位妇女,背负瓦瓮在汲泉水。只见她外穿旧衣,内著锦裆,身怀六甲的样子。圆泽平静地对李源说:「她就是我要托身转世的所在。」

两人从水路出发了。船至南浦,见一妇人在江边取水,圆泽突然告之李源:“这就是我来世托生之处。这位妇人已有孕在身三年,我一天不到,她就无法分娩,如今既然见面,也就无需逃避。三天后,希望你登门来访,我会以一笑为信。十二年后的中秋夜,我会与你重逢于杭州。”说罢,圆寂。

“我今生有幸与君结为知心好友,情深意厚超过同胞兄弟,无奈大限已到,只得与君分别,明朝我将要西行矣。三天以后,请君到那位妇人家相访,那儿便是我托生的地方。小儿分娩后第三天沐浴时,我以一笑为信,当天晚上小儿就将死去。十二年后,再与公相见于杭州天竺。”圆泽说罢此话,便圆寂而去。

李源不明白圆泽的话,忙问:「你说什么?」圆泽说:「这位妇人姓王,我本该成为她的儿子,已经怀了三年了,因为我迟迟不来投胎,所以她一直做不了母亲,养不了儿子。今天既然遇上了,看来已无法躲避。你当念佛号助我速生。」圆泽香汤沐浴后,对李源说:「我与你交往深厚,彼此知心,今天大限已到,就此别过。三天之后,你要到我投身的家里来,那时正在为新生儿沐浴。新生儿就是我的再生,我那时将以笑为验。还有请你记住,十三年后,我们还会在杭州灵隐天竺相见。」李源知道圆泽所说非妄,心生悲戚之心,不得不与圆泽诀别。圆泽说罢趺跏坐化了。那边厢王姓妇女生下了儿子。三日后,李源依嘱到圆泽投胎的家里看他,果然,那小儿正被沐浴着,他见李源来,冲着他咧开嘴笑起来。

李源又悲又疑,三日之后,往妇人家探视,新生小儿果然见他微笑。

三天过后,李源寻到那户人家探视,果然在三天以前生下一个男儿,此时正在家中沐浴。说来也是奇怪,本来还在呱呱啼哭不止的小儿,一见李源便止住哭声,并展眉一笑。李源见此顿觉惊喜不已。可是当天夜晚,小儿就卒亡了。

自从圆泽转世后,李源无心去峨嵋山,返身隐居于惠林寺。于日升月落之间,十三个春秋过去了。李源不忘旧约,只身从洛阳前往杭州,欲在灵隐天竺与圆泽相会。天竺道上,观不尽诱人景色,听不尽溪泉淙淙。但李源无心赏景,他只想看到前世的好友圆泽。边走边想:他真能践约吗?他还像自己那样记住今天这个日子吗?他会不会早忘了十三年前的盟约了?可他一刻都不敢忘!心心念念记着这个前世今生的约,圆泽会不会因为隔了世而淡忘了呢?

十二年后,李源踏遍西湖周山,期待着与圆泽重逢。正是一个月明之夜,李源如约而至,行至莲花峰下巨石旁,感念当年的友情。神思恍惚间,见一个牧童骑牛缓缓而来,隔着涧水唱到: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十二年过后,京城长安爆发了安史之乱,中原大地兵荒马乱,战火纷飞。李源为了躲避战乱,背井离乡,流落江南,后来又来到杭州。这时他不禁想起圆泽生前立下的天竺之约,便匆匆赶到灵隐寺下的天竺寺去。他走进大殿燃香点烛、虔诚参拜,愿菩萨保佑再与故友相见一面。参拜完毕,他信步走出寺院,来到一座山脚下,见一块大石头临溪而立,漏漏溪水沿着石畔流过,不禁被眼前的景色所吸引。他一面走到石旁坐下休息,一面向远处眺望,以期与故友重逢相见,正当神情恍惚之时,忽见一个牧童身穿紫布花袄,头挽菱角髻,骑在一头斑牛背上缓缓而来。牧童一边扣着牛角,一边高声唱道:“三生石上旧魂精,赏月临风不要论,惭愧情人远相访,此身虽异情常存。”李源闻歌,欲上前共话前因,那牧童一见李源即道:“李公真信士也。”于是又扣角唱道:“身前身后事茫茫,欲话前因欲断肠,吴越山川寻已遍,却回烟棹上瞿塘。”唱完歌,牧童远远地看着李源,拍手大笑。李源感到奇怪,急忙上前想问个明白,但被石前溪水所隔,无法过去。他遥望牧童,穿过树林,隐没在山谷中,不知所向。李源回到寺后,向僧人打听,才得知刚才坐过的那块大石头叫葛稚川石,是着名道士葛洪炼丹时用过的炉台。李源继而深思牧童唱的那番诗句,仔细琢磨,恍然大悟。

来到葛源亭畔,正在寻思间,只听有人在隐隐约约地叫喊他「李源,李源!」他源循声望去,只见涧水对岸,有一牧童,梳着菱髻,骑在牛背上,唱着竹枝词,一见是他,便朝他挥手相喊:「李源,李源!」 李源仔细一看,发现这牧童形貌酷似前世的圆泽,便知圆泽是真的守约的。转世为牧童的圆泽坐在牛背上,对着他唱了一首竹枝词:「三生石上旧精魂,赏月吟风不用论。惭愧故人远相访,此身虽异性常存。」

“三生石上旧精魂,赏风吟月不用论。惭愧情人远相访,此身虽异性常存。”

自从十二年前在瞿塘三峡与圆泽诀别,到灵隐下天竺再次相遇,恰好正是三生。李源又来到天竺一带附近农家四处查访,打听牧童的下落。问了许多人家,却毫无结果。后来只好依依不舍离别而去,怅然踏上归途。

李源知道圆泽虽身是隔世之身,然旧日性情没有变,一时间百感交集,晃似前世的圆泽朝他走来了,他问:「你身体好吗?」圆泽笑着说:「李公,你是个守信用的人!可惜你的尘缘未了,我们无法再续前缘了,请你继续勤加苦修。」 说完又唱道:「身前身后事茫茫,欲话因缘恐断肠。 吴越山川寻已遍,却回烟棹上瞿塘。」唱罢,牧童拂袖隐入烟霞而去。

李源知是圆泽,就想上前和他亲近,牧童回答:“李公真是一位有信用的人。”后又唱到:

于是「三生有幸」这句成语就从这个故事演变而出,用来比喻有特别的缘份。朋友间在偶然的机会里相识,而能成为知己的,就可以用这句成语来比喻。

“身前身后事茫茫,欲话因缘恐断肠。吴越山川寻已遍,却回烟棹下瞿唐。”

歌毕,牧童策牛隐于烟霭月色中不知所踪了……

这个“三生践约”的故事很让我感动,于是便萌生了到杭州天竺寻访此石的意图。

来杭州之前,我查了一些有关杭州风物、史志等书籍,得知三生石在下天竺后山,但书中对石头的具体位置就没有更多地描述了。我也问过生活在杭州的朋友,不巧他们大都只听过这石头的名字却不知道地点。不过,这并没有打消我要找到三生石的念头。

这日,独自一人,在上天竺吃了顿斋饭,出了寺庙便奔下天竺后山而来。从一条岔路往里走,这里杂草丛生,山石嶙峋,应该是不多人光顾的地方。走了不远,便是一片小树林,树林后面有两三座山,沿着山路拾级而上,不久面前出现了三条路,左面的一条通往低处的谷地,中间一条看似悠远望不到尽头,我犹豫着,想象中觉得三生石大概会在山顶上,于是选择了右面那一条通向山顶的山路。

这条路虽然看似不远,路上却障碍重重,常有躺倒的树干堵在路中间,需要花费点功夫才能绕过去。在我绕过重重障碍往山上走的时候,愈来愈清晰地听到嘈杂的人声,到达山顶才发现这里是飞来峰,原来我是从后山爬了上来。当然,这也就等于免了灵隐寺的门票(原来那些障碍物是为了防止游客逃票而设置的)。

原路折返,回到岔口处,我觉得有点累了,便坐下休息。这里的的林荫遮挡了阳光,梯级上只有斑驳的树影。我坐在半山石级上,环顾四周,山中寂静,再无他人,恬静而悠远的感觉仿佛置身于森林深处一般,风儿吹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顿感阵阵秋凉。这种静谧是我所喜欢的,索性把背包垫在背后,斜躺在梯级上仰望树影与蓝天。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被由中路下山而来的两个男孩打断了我惬意的小憩。询问之下,他们的来路也是通往灵隐寺的,而对于三生石,他们并没有听说或者见到过。聊了几句便目送他们下了山。我也在犹豫着要不要往上走走,看看在途中是否能找到三生石,心想也许他们没在意,错过了不知,再想想,没准儿三生石上根本没有印记,经过了也未必知道啊!想到这里真有点沮丧。

忽然想起下天竺后面来路有很多大石头,因此我决定再回去仔细瞧瞧那些大石。

于是便急急折返,到了山边,围着山脚下的那一堆没有标记的石头来回转了好几个圈,也没有看出哪个石头比较有特点,依然没有找到三生石。

没能找到三生石总让我觉得心里总有不甘,于是我决定再次走回半山的岔路口,把那条还没有走过的山路走完,这样的话,即使找不到三生石也可以了却心里的疑虑和猜测。

第三次来到岔路口,沿着左边的小路来到一块小小的山边谷地,梯级在这里断了,几块大石头挡住了去路。于是我绕过这些大石头走到另一面,这时候赫然发现中间的一块石头上刻有“三生石”三个字,字上涂了朱漆,字型不大,并不起眼。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来得全不费功夫,这时候我心中充满了欣喜,有一种苦尽甘来的感觉。

细看三生石,原来是三块大小形状各异的大青石,约有十米高,两米宽,看上去大有地壳运动将一块巨石裂成三块的感觉。我想这三块大概代表的就是前生、今生和后世吧!?

第三块石头上刻有碑文,记述的就是李源与圆泽三生践约的故事。

寻石的过程曲折,但最终还是寻到了这石头。

那天在石边坐了很久,并巧遇几人,各有各的寻石经历,说来也很有戏剧性。我算是最艰辛的一个,几次与这石头擦肩而过,但还是选择了错误的方向,不断在山里面转悠、不断地寻找;另一个湖南MM显然比我幸运,因为我的指点,得来全不费功夫;原先在路上碰到的两位GG也折返了回来,并且很轻易地找到了它。

寻石的经历似乎在预示着人生,呵呵!

傍晚的风吹过,松涛阵阵。坐在三生石旁,流连忘返,思绪万千,不愿离开……

附:《唐圆泽和尚三生石迹》碑文

唐圆泽和尚 三生石迹

师名圆泽,居慧林,与洛京守李源为友,约往蜀山峨嵋礼普贤大士。师欲行斜谷道,源欲沂峡。师不可,源强之,乃行。舟次南浦,见妇人锦裆负婴汲水,师见而泣曰:“吾始不欲行此道者,为是也,彼孕我已三年,今见之不可逃矣,三日浴儿时,顾公临门,我以一笑为信。十二年后,钱唐天竺寺外,当与公相见。”言讫而化。妇既乳儿,源往视之,果笑,寻即回舟。如期至天竺,当中秋月下,闻葛洪井畔有牧儿扣角而歌曰:“三生石上旧精魂,赏月吟风不用论,惭愧情人远相访,些身虽异性常存。”源知是师,乃趋前曰:“泽公健否?”儿曰:“李公真信士也,我与君殊途,切勿相近,唯以勤修勉之。”又歌曰:“身前身后事茫茫,欲话因缘恐断肠,吴越江山寻已遍,欲回烟掉上瞿塘。”遂去,莫如所之。

民国二年夏四月日立 嘉兴金庭芬书

本寺住持继祖同德月涛重刻

及:

冯梦龙的《喻世明言》将故事写得详尽些,里面的故事这样记载:

《喻世明言》 第三十卷 明悟禅师赶五戒

且说洛阳有一人,姓李名源,字子澄,乃饱学之士,腹中记诵五车书,胸内包藏千古史。因见朝政颠倒,退居不仕,与本处慧林寺首僧圆泽为友,交游甚密。泽亦诗名遍洛,德行满野,乃宿世古佛,一时豪杰皆敬慕之。每与源游山玩水,吊古寻幽,赏月吟风,怡情遣兴,诗赋文词,山川殆遍。忽一日,相约同舟往瞿塘三峡,游天开图画寺。源带一仆人,泽携一弟子,共四人发舟。不半月间至三峡,舟泊于岸,振衣而起。忽见一妇人,年约三旬,外服旧衣,内穿锦裆,身怀六甲,背负瓦罂而汲清泉。圆泽一见,愀然不悦,指谓李源曰:“此孕妇乃某托身之所也,明早吾即西行矣。”源愕然曰:“吾师此言,是何所主也?”圆泽曰:“吾今圆寂,自有相别言语。”四人乃入寺,寺僧接入。茶毕,圆泽备道所由,众皆惊异。泽乃香汤沐浴,分付弟子已毕,乃与源决别。说道:“泽今幸生四旬,与君交游甚密。今大限到来,只得分别。后三日,乞到伊家相访,乃某托身之所。三日浴儿,以一笑为验,此晚吾亦卒矣。再后十二年,到杭州天竺寺相见。”乃取纸笔作《辞世颂》曰:

四十年来体性空,多于诗酒乐心胸。

今朝别却故人去,日后相逢下竺峰。

咦!幻身复入红尘内,赢得君家再与逢。

偈毕,跏趺而化。本寺僧众具衣龛,送入后山岩中,请本寺月峰长老下火。僧众诵经已毕,月峰坐在轿上,手执火把,打个问讯,念云:

三教从来本一宗,吾师全具得灵通。

今朝觉化归西去,且听山僧道本风。

恭惟圆寂圆泽禅师堂头大和尚之觉灵曰:惟灵生于河南,长在洛阳。自入空门,心无挂碍。酒吞江海,诗泣鬼神惟思玩水寻山,不厌粗衣藜食。

交至契之李源,游瞿塘之三峡。因见孕妇而负罂,乃思托身而更出。再世杭州相见,重会今日交契。

如今送入离宫,听取山僧指秘。咄!三生共会下竺峰,葛洪井畔寻踪迹。

颂毕,茶毗之次,见火中一道青烟直透云端,烟中显出圆泽全身本相,合掌向空而去。少焉,舍利如雨。众僧收骨入塔,李源不胜悲怆。

首僧留源在寺闲住数日,至第三日,源乃至寺前访于居民。去寺不半里,有一人家姓张,已于三日前生一子。今正三朝,在家浴儿。源乃恳求一见,其人不许。源告以始末,贿以金帛,乃令源至中堂。妇人抱子正浴,小儿见源果然一笑,源大喜而返。是晚,小儿果卒。源乃别长老回家不题。

日往月来,星移斗换,不觉又十载有余。时唐十六帝僖宗干符三年,黄巢作乱,天下骚动,万姓流离。君王幸蜀,民舍宫室悉遭兵火,一无所存。亏着晋王李克用兴兵灭巢,僖宗龙归旧都,天下稍定,道路始通。源因货殖,来至江浙路杭州地方。时当清明,正是良辰美景,西湖北山游人如蚁。源思十二年前圆泽所言“下天竺相会”,乃信步随众而行,见两山夹川,清流可爱,赏心不倦。不觉行入下竺寺西廊,看葛洪炼丹井。转入寺后,见一大石临溪,泉流其畔。源心大喜,少坐片时。忽闻隔川歌声,源见一牧童,年约十二三岁,身骑牛背,隔水高歌。源心异之,侧耳听其歌云:

三生石上旧精魂,赏月吟风不要论。

惭愧情人远相访,此身虽异性常存。

又云:

身前身后事茫茫,欲话当时恐断肠。

吴越山川游已遍,却寻烟棹上瞿塘。

歌毕,只见小童远远的看着李源拍手大笑。源惊异之,急欲过川相问而不可得。遥望牧童渡柳穿林,不知去向。李源不胜惆怅,坐于石上久之。问于僧人,答道:“此乃葛稚川石也。”

源深详其诗,乃十二年圆泽之语并月峰下火文记,至此在下竺相会,恰好正是三生。访问小儿住处,并言无有,源心怏怏而返。后人因呼源所坐葛稚川之石为“三生石”,至今古迹犹存。

后来瞿宗吉有诗云:

清波下映紫裆鲜,邂逅相逢峡口船。

身后身前多少事?三生石上说姻缘。

王元瀚又有诗云:

处世分明一梦魂,身前身后孰能论?

夕阳山下三生石,遗得荒唐迹尚存。

这段话文,叫做“三生相会”。

又及:

大概“三生石”名字本身是受恋人们的喜爱,又引申出了这么一个故事:

两人之父,均同朝为官。自幼狎近,嬉戏学艺朝夕相对。不觉十一载,女年纪稍长,徇礼而置于别室,令其不复再相见。当是时,生与女痛哭良久,两家长者皆叹息,相顾而曰:“小儿女家事,痴至此乎?”男方遂以家传玉玲珑为聘,定婚姻之约。不久,生之父改放他任,携子同往,消息遂绝。

离别后,女系玉玲珑于襟上,朝暮思念。一夕,竟梦生驾车来迎,女喜极,然生于数丈外勒马,有戚容,欲语还休者数次,终掉辔而返。女追之不及,望尘恸哭,乃醒。

醒后心悸不能眠,乃拥被而坐。窗外疏梅筛月影,依稀掩映。急急披衣,修书一封。书方成,天微曦,突闻宅外有喧嚣声,有婢来报,生之父竟因朝中一结党之事无辜受累,全家已弃市。噩号今晨方至。

六年苦心企盼竟以阴阳为断绝,女遂有死志,不进饮食,奄奄不起。外人多传为节烈,唯母大悲:“吾夫妇只得一女,唯愿合家欢聚终老。儿今盍为虚名弃世?”女闻之,微叹,于枕上叩首曰:“阿母误矣……外人之言,于我何有哉?只当时情重,于今不能自解,唯求速死相见耳。”言讫,又昏睡。 恍惚见生再次驾车来迎,女上前挽其袖,泣下:“郎今日可迎我去也,妾盼之久矣。”生惨然,执手凝噎竟不能语。良久,方出言:“生死殊途,如当奈何?卿年少,尘缘尚久,为我弃世,吾心又何忍耶?”转身欲走,女不舍,执其袖曰:“惟愿结伴泉壤!”生叹息,劝曰:“痴儿……汝身死,则父母谁养?为己之私而舍至爱汝之人,其罪大重。况在世相待,也自有相见之日,勿再萌死念。”言毕,裂其袖而还。 女呼不应,恸而苏。家人拥上查看,则气色比往日稍佳。视襟上,玉玲珑片片碎裂,知其为姻缘断绝之兆也。然念及生曾有云“自当有相见之时”,女遂振作,勉进水米,渐复。然立志不适他人。 数载后,家道中落,复逢瘟疫遍地,父竟染病死,然家贫至无棺以葬。母其时又病倒,女彷徨无计,遂卖身以自救。时围观者甚重,突有一华服少年过,惊问:“此非宋工部之女耶?”女亦惊而颔首,少年急解貂裘覆其父之尸,恸哭曰:“工部,吾之师也。今乃流落至于此!”遂倾曩出其金,为置办身后事,并养其母之病,女一家始得安定。 少年关照周至,而执礼甚恭,家人多赞之。母病渐愈,私谓女曰:“此君慷慨正直,实为佳偶。儿今流落至此,勿负此人。”女沉默良久,乃答:“儿本已拟卖身,今父葬而母安,心愿已成,夫复何言?万事但凭阿母做主。” 婚成前夜,女夜不能寐,思及旧情,历历在目,痛苦不可当,突又萌死志,至池畔,欲投其中。身以仆下,而发丝为亭畔蘼荼花所缠,羁绊不得脱。女愤怒,力扯而断。忽闻空中有声厉叱:“痴儿尚不觉悟,负吾一片苦心!轮回将至,吾去矣。从此茫茫万古,尔自尔,我自我,休得再相忆!”分明旧人之声,举头则不见一人。女终知命当如此,掩泣良久而归。 出阁后,女终日郁郁,盖心有不解之结也。夫虽百般询问,终不得要诣,然仍怜爱有加。时日既久,女心稍解,间或有笑容。 数载后,夫调任临安,携家眷前往赴任。一日,与女出游,过灵隐至上天竺。忽见山中有一石横卧,上斑驳有墨痕。夫诧异而上前,则见上刻有“三生石”三字,下有蝇头小楷录人名无数,中竟有女与其夫之名。两人相视而笑,方知三生缘定,不可违也。 女点头叹息,突闻山上有人作歌曰:“三生石上旧精魂,赏月吟风不要论。惭愧情人远相访,此身虽异心永存。”女惊而回顾,见山巅一牧童骑牛背上,从径上缓缓行来,歌此曲,声音宛然故人。女知其为生之再世之身也,如往日,必相随而去,然此时,犹豫良久,不前。一人一牛遂扬长而去。 夫惊问其故,女如梦方醒,微微而笑,答:“吾今日始得解脱!”挽手归家,琴瑟相谐终老。 逝者已逝,而生者亦当各自珍重。善视自身,则亡者慰莫大焉。三生石上,清浅鐷者,为谁之名?

丹妮 2005年9月14日 4:20

图片 1

图片 2

本文由澳门云顶娱乐-云顶娱乐登录注册发布于历史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瓦伦西亚素节琐忆(3)——天竺寻石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