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云顶娱乐-云顶娱乐登录注册 > 历史文化 > 恺撒独裁之谜以及最佳糜烂的私生活

恺撒独裁之谜以及最佳糜烂的私生活

2019-09-13 11:00

图片 1 公元前44年3月15日,一场震惊罗马共和国的事件发生了。以M·J·布鲁图和G·喀西约·龙基纳为首的阴谋分子在元老院将罗马最高的军事独裁者刺 杀,死时身上留下了23处剑伤。他在遗嘱中指定养子屋大维为继承人,将台伯河畔的私人花园赠给罗马人民,每人还赠送三百塞斯特尔奇。而罗马人民也没有忘记 他的丰功伟绩,他们在广场上竖起一块高约二十米的石碑,上刻“献给祖国之父”;把他的名字列入众神之中;封闭了他被刺杀的大殿,命名3月15日为“弑父 日”,元老院永远不能在那天聚会。他就是历史上着名的G·J·恺撒。 恺撒出身于罗马古老而着名的尤利乌斯家族,自幼受过良好的教育,具备了一个罗马贵族所必备的文化教养和气质。他的父亲曾经担任过行政长官,不过去世较早。真正对他产生重要影响的是他的姑父G·马略。 公元前2世纪叨年代至前1世纪30年代,是罗马共和国的内战时代。在此期间,罗马城邦陷于危机,在继续对外扩张的同时,境内各种社会矛盾和阶级矛盾激 化,以致酿成大规模的奴隶起义,公民内部利益不同的阶层和集团之间激烈的、有时流血的斗争以及被压迫民族武装反抗罗马奴役的战争。公元前137年爆发的第 一次西西里奴隶起义,揭开了内战时代的序幕。不久发生了由奴隶主阶级改革派格拉古兄弟领导的以城乡平民争取土地和,民主权利为主要内容的改革运动。此后, 罗马公民内部的斗争愈演愈烈,以元老派保守集团为首的豪门贵族形成贵族派,与之对立的是得到骑士阶层和城乡平民支持的民主派。前者维护以元老院为核心的共 和体制和既得利益,后者则力求通过改革分配土地、减免债务和打破豪门贵族垄断政权的局面。公元前107年,在民主派的支持下,G·马略当选为执政官并开始 实行军事改革。他推行募兵制,使大批无地或少地的公民涌入军队,而且使当兵成为获得土地的条件。后来,罗马发生了马略和贵族派支持的L·C·苏拉之间争夺 军事统帅权的激烈斗争,两派军队几度交替占领罗马,而每次都伴随着对政敌的血腥屠杀。公元前82年,经过血战,苏拉占领罗马,并于次年迫使公民大会选举他 为无任期限制的独裁官,开创了罗马历史上军事独裁的先例。苏拉建立的主要代表贵族派奴隶主阶层利益的政治体制不得人心。公元前78年他死后,在罗马就开始 了反对这一体制的斗争。 年轻的恺撒积极参加了反对苏拉体制的斗争,并且崭露头角。公元前68年,他任财政官,随即被派到西班牙。在西 班牙,他率领军队远征当地土着,包围城市,搜刮民脂民膏。有一次,当他走到亚历山大的雕像面前,他不无感慨地说亚历山大当年在他这样的年纪时,已经征服了 整个地中海了。于是雄心勃勃的他再度返回罗马争夺官位和权势。公元前65年,他被选为市政官。公元前64年,他被任命为审理谋杀案件的审判长,他把苏拉时 期公布的还逍遥法外的罪犯都招来审理,将一些人处死,一些人流放。公元前63年,他当选为罗马宗教的教主。公元前62年,他当选为副执政。公元前61年, 他被任命为西班牙省执政。到酉班牙后,他再度讨伐当地土着,战绩辉煌。此时,他并没有陶醉在自己掠夺回来的战利品中,而是将自己的志向锁定在执政官上。 为了夺得执政官,恺撒与当时势力强大的庞培和克拉苏秘密结盟,史称“前三头同盟” 。三人联合保证反对任何不合于他们三人的立法。庞培同意支持恺撒竞选执政,恺撒则向庞培许诺说,如果他当选,他必定贯彻庞培在元老院行不通的议案。公元 前59年,恺撒终于如愿以偿地当选为执政官,继之任山内高卢总督。从公元前58年到公元前51年,他通过多次战争征服山外高卢。公元前55年,他渡过莱茵 河侵入对岸的日耳曼地区。之后,他又两次渡海入侵不列颠。在战争中,恺撤造就了一只善战的大军,积累了巨额财产,也成为众人仰视的战神。随着地位与实力的 飙升,恺撒与庞培及元老院的矛盾不断激化,终于导致内战。公元前48年,在法萨罗一战全歼庞培军,接着挥师埃及追赶残敌。结果庞培被托勒密国王部将所杀。 公元前45年,长达数年的内战终于结束。恺撒也终于成为名副其实的军事独裁者。 恺撒在政治上不囿陈规,在任内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在许 多领域内开罗马帝国政策之先河,如改善行省管理制度,授予高卢行省和西班牙一些自治市罗马公民权,建立老兵殖民地,颁布自治市法,增加职官人数,整顿元老 院,改订历法,颁行“儒略历”等。虽然他采取宽容政敌、尽量顾及不同阶层利益以扩大政权社会基础的政策,但其独裁统治仍然引起共和派的不满,终于引发了公 元前44年3月15日那场可怕的悲剧。 尽管恺撒在政治上取得了辉煌的成就,成为独一无二的独裁者,但在个人生活上却极其糜烂,为此遭 到后人的贬斥。他毫无顾忌地乱与其他女人私通,情妇之多,私生活之淫乱,以至于人称他是“人尽可夫,亦人尽可妻”。带兵打仗期间,他的这种行为更为放荡, 在埃及、努米底亚和高卢都有不计其数的情妇随时等待着他的召唤,于是他的部下都称他为“臭名昭着的奸夫”。当恺撒征服高卢后,大家流行着一句话,警告有太 太的丈夫在恺撤还没有离开高卢以前,要把太太拘锁在房里,以防他的调情。一次在元老院开会时,突然有人传来一张条子给恺撒,恺撒的政敌加图要求他把这张条 子大声地念给大家听。恺撒看完后,默默地把这张条子交给加图,原来这是他妹妹瑟维利亚写给恺撒的情书。瑟维利亚对恺撒一往情深,形影不离,是恺撒最喜爱的 情妇。内战期间,在一次公众拍卖中,恺撒把从顽固的贵族没收来的房地产,以极其低廉的价格卖给了瑟维利亚。为了满足恺撒的欲望,传说瑟维利亚还把自己的女 儿特蒂亚送给了恺撒。没想到特蒂亚后来却嫁给了谋害恺撒的重要人物,私人的奸情终于演变成国家的骚乱,这大概是恺撒所没有料到的。

恺撒是古罗马的一位伟大统帅,在世界军事史甚至世界史中都具有重要的地位。恺撒的 历史作用,在于他为罗马从共和国转变为帝国做出了重要贡献。他死后不久,罗马便成为一 个统一的大帝国。恺撒毕生征战,用兵有方,其军事着作《高卢战记》和《内战记》是研究 古罗马军事史的重要文献。后来“恺撒”成为罗马及欧洲某些国家帝王的一种头衔。

盖乌斯尤里乌斯恺撒出生于公元前1 0 0年,正是罗马共和国发生严重政治危机的时代 。这时,罗马的经济基础发生了巨大变化,已成为西方古典时代奴隶制度最发达的国家。原 来的小农业已完全被大规模使用奴隶劳动的大庄园取代,直接的军事掠夺和以贡赋等方式对 被征服地区进行的压榨,使地中海沿岸各地的财富大量涌入意大利,加速了罗马的社会分化

经济上的巨大变化,自然要影响到罗马的政治生活,被征服的土地在日益扩大,由雇佣 军组成的常备军在不断扩充,奴隶人口在急剧增加,由失业小农民和被释奴隶构成的游民阶 层也在大量涌向首都,这就需要大大加强国家机器才能应付,但这时的罗马国家体制却基本 上还是当年台伯河上那个小公社的那套城邦制度。那年年重选的文官政府、臃肿不灵的公民 大会和由少数世代掌权的豪门贵族垄断的元老院,根本无法适应这个局面。从公元前2世纪 3 0年代起,就不断有人从不同的角度出发,提出各种民主改革方案,但都因为触犯豪门贵 族的利益,而受到盘踞在元老院的一小撮所谓贵族共和派的反对。此后,主张民主改革的人 前仆后继、奋斗不息,民主运动从合法的要求改良逐渐发展到采取阴谋暴动甚至内战的方式»公元前8 2年,豪门贵族的保护者苏拉用血腥的大屠杀镇压了反对派,民主运动才一时沉 寂下去。但大屠杀并不能消除引起要求改革的根源,苏拉死后不久,民主运动马上就卷土重 来。这时,罗马贵族共和政府的孱弱无能、社会秩序的动荡不安、军人的专横跋扈,已经大 大削弱了国家的力量,到公元前1世纪7 0年代,局势终于发展到极为可虑的地步。东方强 邻的进攻和西方行省的割据都还在其次,严重的是地中海上的海盗横行和斯巴达克斯所领导 的奴隶起义。海盗横行不但使沿海地带民不聊生,连罗马也因海外的粮食运不进来而有断炊 之虞;奴隶起义使意大利遭到汉尼拔战争以来最沉重的一次兵灾,而且从根子上震撼了罗马 的奴隶制度,打击了奴隶制经济。奴隶起义迫使奴隶主对剥削奴隶和经营田产的方式做出了 某些改变,也迫使奴隶主改变了控制奴隶的方法,更重要的是迫使他们不得不变换已不能保障奴隶制经济发展的共和政体。恺撒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登上政治舞台的。

恺撒出身于罗马的一个古老但已没落的贵族家庭,由于他和老一辈的民主派领袖马略和 秦那有亲谊,青年时代就受到贵族共和派的排挤,迫使他一开始就站在民主派一边,逐渐成 为反对派的领袖,同时恺撒-面也按部就班地从财务官、工务官升到司法官。公元前6 1年 ,恺撒出任西班牙行省总督。在那里,他很快组织了一支军队征服了当地的一些独立部落。 战争的胜利使他的士兵都发了财。公元前6 0年,恺撒返回罗马,却遭到元老院的漠视。但 在这时,恺撒除了在街头的游民阶层中拥有巨大的号召力以外,没有别的政治资本,为此他 设法跟当时在军队中有极大势力的克耐犹斯庞培和代表富豪们即所谓骑士阶层的罗马首富马 古斯克拉苏结成“三头同盟”。当然,这三个人代表的是三个不同利益的集团,只是因为同 样受到把持元老院的贵族共和派的排挤,才走到一起的。恺撒在这两个人的共同支持下,当 选为公元前5 9年的执政官,但由于元老院的掣肘,并没有什么大的建树。

这时,经过半个多世纪的政局动荡,罗马统治集团中无论那一派的领袖人物,都从实际 经验中体会到,要掌握政权,必须先有一支武装力量,只有利用武力,才能在政治上有所作 为。因此,恺撒在执政官任期届满之后,竭力设法争取到高卢行省去担任行省长官,目的是 趁在高卢的机会训练起一支自己的军队,作为政治上的后盾;同时,还可在高卢大肆开拓疆 土,掳掠奴隶,既为自己在罗马的奴隶主阶级中取得声誉,又可乘机积聚起一大笔财富来作 为今后政治活动的资本。

恺撒在公元前5 8年前往高卢,到公元前4 9年初方回意大利。他在高卢的九年中,据 普鲁塔克说,共屠杀了 1 0 0万人,俘虏了 1 0 0万人。他本人和他部下的将吏都发了大财 。这使他能在罗马广施贿赂,甚至一直贿赂到要人们的宠奴身上。恺撒还利用自己的庞大财 力为平民举办各种演出,发放大宗的救济款,并在意大利许多城镇兴建大量工程,既讨好了 贵族,也讨好了因此获得工作机会的平民。这样,恺撒在意大利公民中的声望,渐渐超出 “三头同盟”中的其他两人,特别是他借高卢作为练兵场所,训练出一支当时共和国最能征 惯战的,而且是一支只知有恺撒、不知有国家的部队。

恺撒的成功刺激了克拉苏,他在公元前5 3年赶到东方去发动对安息的战争,希望在那 边取得跟恺撒同样的成功,不料全军覆没,埋骨他乡。这样就使得原来鼎足相峙的“三头同 盟”,只剩下恺撒和庞培的两雄并立,于是他们彼此间的猜忌日益加深,加上元老院中一些 人的从中挑拨拉拢,庞培终于和恺撒决裂,正式站到了元老院一边,成为贵族共和派借以对 抗惜撒的首领。公元前4 9年1月1 0日恺撒兵渡鲁比孔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进入意大利,庞培措手不及,带着全体政府人员和元老院仓皇逃出罗马,渡海进入希腊,听凭意大利 落入恺撒手中。次年冬天,恺撒也赶到希腊,在法萨卢一战击败庞培主力。庞培逃往埃及 ,被埃及人就地杀死。恺撒在肃清了其他各地庞培余党后,重新统一全国。

本文由澳门云顶娱乐-云顶娱乐登录注册发布于历史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恺撒独裁之谜以及最佳糜烂的私生活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